三河

(柒七)交叠与独立 第一章

刺客伍六七 柒七 小学生作文 自嗨用 欢迎吐槽(

明亮的天空,微风拂过小岛。又又又又是日常宁静的一天。

“阿七,这个任务,交给你啦。”鸡大保扶了扶墨镜,雪茄的烟缭绕在阿七的周身。
“没问题!”他拿出剪刀,在手中飞快运转着。
刀光剑影之间,“嚓嚓嚓”,空气一阵凝固,宁静的片刻,只能听到彼此呼吸声。

大功告成!阿七甩了甩头,朝着大保露出闪亮的微笑。
“空气刘海剪好了!收您二十元钱!”

“……谁让你给我剪头发的。”
顾客坐在理发椅上,狠狠地盯着镜子中还在笑的阿七。
“诶?”

他拿出一张照片递给阿七,“你认得这个人吗?”
“嗯……”阿七歪着头,“喂,大保,你看这个人是不是我啊?”
“!?”
大保跑过来,看到这张照片时,震惊到说不出话。
“顾客,您为什么来这里找介个人呢?”大保感觉来者不善,不动声色地把阿七护到身后,往门口移动了几步。
“我听说,他在这个岛上。”顾客把胸前的布一扯,一刹那,头发渣子飞扬,迷得一人一鸡两眼流泪,呛得拼命咳嗽。
“你介样乱扔垃圾,会被纯净小岛委员会大妈罚款的哦。”阿七右手食指中指紧贴,悄悄运起剪刀。

顾客闪电般拔出一把唐横刀,对着阿七一刀下劈。
阿七一阵闪躲,刀在地面上劈出深深的裂缝。
“还好躲得快,不然就扑街了!”剪刀在手中旋转着,阿七左右一看,考虑着如何把大保抱出,顺便一起逃跑。

顾客再没有动作,把刀收回鞘里,只是冷冷地看着阿七,开口道:“你真的不记得了。”

阿七&大保:“……???”

“啊――你是说,我以前是玄武国首席暗影刺客吗?”阿七挖着鼻屎,好像听别人的故事一样看着顾客。
大保心里难受,墨镜遮住了复杂感情的眼神。要是他变成跟斯坦国王子战斗时一样,完全回忆起来的话,就不是阿七了吧。
“是。”
“那我为什么会离开玄武国呢?”
“……”
“那你为什么来找我呢?你要我干什么啊?”
“……”
叁的眼睛暗淡下来,这已经是另一个人了。再把这个模样和柒一样的二五仔打赢又有什么意义?
两年。以为柒已经死了两年。以为失败之仇再也无可报。
斯坦国王子侵略岛失败的消息光速一般传遍了玄武国,暗影刺客没死的传闻一并疯传着。他是第一个为暗影来到这里的人,之后或许会更多。

“我要你恢复。”
“恢复就恢复好啦,我想知道我有没有……亲朋好友呢?……或者女朋友呢……(小声)”

“没有。”
“那我回忆起来干什么……”
阿七嘀咕道,“为什么不趁着这个刺客第一的大名头谈个女友呢,肯定是绝世靓女啦,哪像现在呢,只能做个发廊的高级理发师。”
“那你用这个名号谈一个不就完了吗。”
“不行不行,这不是我得来的,是另一个人。我要用自己的实力走入刺客排行榜前一万名。”

另一个人。

另一个人。

另一个人――!!!

“啊――!!大保!!”阿七猛地睁开眼,梦里的战斗,血肉横飞,拳拳到肉,刀刀见血,即使醒来,也仍还历历在目。

听到哀嚎的大保穿着睡衣走进阿七的房间,打开灯看到阿七坐在床上,汗水淋漓,喘个不停。

“嚎什么嚎啊,做春梦了?”

“我梦到了可怕的事情。”大保走到床边,一屁股坐了下来,看了看仍然在惊恐中的阿七。
“不像梦,太真实了。”
保卫小岛战之后,阿七就变得有点奇怪,总是会一个人愣神。前几天那个神秘顾客的到来,进一步加剧了阿七的不稳定。
做刺客的时候杀人的回忆都让他做这种可怕的梦了。
等等,可怕的梦?

“……阿七,你是不是看我锁在柜子里的cult片了。”
阿七脸一红,“嗯。”

“活该晚上做噩梦啊!!!有没有让小飞看到!!!不能教坏小孩子啊啊啊!!!!!”

那天,这个顾客要走的时候,阴沉着脸,看着阿七一字一顿地说到:“我会让你回想起来的。其他人没有资格伤害你。在这之前,我会一直在你身边。”
之后仿佛蒸发了一般,瞬间消失。明晃晃的发廊,只剩下一人一鸡。
“哇,好变态。”阿七满脸黑线,“他会不会在我洗澡的时候也在我身边?”
“你又不是第一次被人天天缠着。”
“那个时候我也学会了情比金坚七天锁的好不好!!!”

小岛气候湿热,一年四季都是夏,只是这个月的夏有些凉。又到了雨季了。大保在窗户以叉号的方式贴上胶带纸,抵御即将到来的风雨。

早上刚开门的时候,内裤变态就说要来剪头发,大保虽然不知道他那个几乎没毛的头发要怎么修,但是不会跟钱过不去。
大保朝着阿七的房间喊了一声“阿七――出来剪头发啦――!”就领着小飞出去吃了早饭,把阿七的早点带回来的时候,发现内裤变态居然还坐在理发椅上。
“你对这个发型还不满意吗?我觉得很合适的,一点都没有改变发型后的不适应。行吧,便宜些,二百打八折,一百六就可以了。”
“老板,你家理发师没有出来给我剪头哦……”

“阿七――!!出来剪头发了!!!”鸡大保气冲冲打开阿七的房门,晚上不睡觉!熬出黑眼圈!然后在工作时间睡大觉!

“……”
房间里,阿七和那天的顾客各站一边,盯着对方的眼睛,对峙着。
杀气腾腾,箭在弦上,一触即发。
大保停了下来,呆在门口。
阿七转头,用一种审视陌生人的冷漠目光看着大保。
这个眼神大保不陌生,出现在小岛保卫战里。他用这种眼神说了这样的话:“不想死就让开。”

“不想死就让开,我是玄武国暗影刺客,柒。”




评论

热度(8)